网络付费教学大潮渐起
当前位置 :主页 > 旅游 >
网络付费教学大潮渐起
* 来源 :http://www.plusplusbox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8-06-19 18:44

  薛兆丰此前任职于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。薛兆丰在某知识付费平台上开设专栏,订阅用户超25万人,栏目收益近5000万元。

  薛兆丰在某付费平台“薛兆丰的经济学课”栏目目前有25万余人订阅,每人每年需付费199元。据此计算,薛兆丰仅在这一个栏目中就收益4992万余元。有业内人士透露,该平台的分成模式是五五分成,薛兆丰本人从中分成近2500万元。

  该课程的介绍中写道,课程为“音频 图文”专栏,每周一到周四更新,上年度(2017年2月20日至2018年2月19日)52周无间断。在消费者按年付费订阅该产品后,即可永久阅读专栏内出品的所有内容,且一经订阅成功概不退款。该课程的课程模块包括:成本的深意、需求的规律、价格的作用、公司的结构等等,最后还有相关考试。

  薛兆丰在该栏目中留言,“从2010年起,我每年都在大学讲授《经济学原理》和《法律经济学》两门课。现在我要通过订阅专栏,把这两门课的精华,原汁原味地传授给你。”

  如今,一些专家、教授在知识付费平台开设专栏并不鲜见。以薛兆丰所在的平台为例,大学哲学系主任傅佩荣、计算机学家吴军、北大金融系博士生导师香帅、大学管理学教授宁向东等课程标价都是每年199元,也是一经订阅成功概不退款。这些教授、学者的付费订户并不少,吴军的《谷歌方》有6万人订阅,香帅的《北大金融学课》有12万人订阅,宁向东的《管理学课》有14万人订阅。

  与薛兆丰的情况相似,网课教师被爆出的年收入高得令人咋舌。“猿”在线教育平台教师王羽,以“时薪过万”轰动一时。王羽并非老师,2016年3月,“猿”在线教育平台王羽的在线授课清单在网上。这张清单显示,共有2617名学生购买了一节单价9元的高中物理在线直播课,扣除在线平台分成后,王羽一小时的实际收入高达18842元。清单还显示,王羽开设的7节课,听课总人数达到9479人,课程总收入约8.4万元,扣除分成后,他7个小时的实际总收入超过6.7万元。同一时期,物理老师刘杰在“跟谁学”平台23小时的高考物理串讲课售价1200元。一期300个人选课,选课费高达36万元。粗略算了一下,他一年通过网络平台和线万元左右。

  网课教师赚取高收入真的那么容易?笔者选取了一家在线教育平台进行研究,该平台课程报名状态相差很大,有300多人报名的大课,也不乏《小学奥数寒假班》仅4人报名的状态。售价高、报名人数多的还是与应试教育相关的网课,人数最多的是《高考数学全面冲刺春季班》,售价2198元,312人报名;《中考英语一轮复习其余英语》售价109元,27人报名;《2018高一英语春季拔高班》售价1698元,67人报名;《初三化学秋季同步满分班》售价399元,28人报名。由此看来,对于网课教师而言,售价高低和付费订户的多少,才决定了他们的收入。该平台一位7年教龄的语文教师,今年共开网课11门,9门课程属于收费课程。课程报名人数不一,收入最高的是3月10日开课的《小学生作文春季培优班(2-4年级)》,售价1299元,132人报名。当然,这并非是教师最终拿到的收入,网络售价还要部分打折,如已开两次课的《2018春季物理高考冲刺班》原计划500人,实招229人,原售价2898元改为限时售价2098元。此外,一些在线成左右的分成。

  收入有起伏,授课方式也大不相同。一位网课教师说,网上教学备课“很难”。以往一道难题把它讲透,可以讲两个小时,成体系地全面开讲。但到了网上,120分钟要被拆成6节课来讲,还要负责归类分别解答网友的提问。“用什么形式讲?怎么讲?如何让学生更容易理解?如何让学生感兴趣?”这些,都需要老师全盘考虑。老师们甚至要考虑,试听的那部分课程,如何让学生有付费继续听下去的。对于教师而言,如果不是全职制作网络课程,很难在网络教育平台上卖出好价钱。毕竟,线上的“名师”,是由学生说了算,学生觉得你教得好就给好评、付费,觉得你教得不好,就差评,一切以教学效果为准绳。

  赞成的,认为网课教师开展网络教学,有利于名师资源的社会共享、更好地促进教育公平。反对的,认为网课教师开展网络教学损害了教学秩序,等同于“有偿补课”,增加了学生负担,教师也把精力用在网络教学,而影响了课堂教学等。

  湖北嘉鱼县政协房清江认为,公办教师从事专门的网络教学涉及到普遍的职业公平问题。别说是公办老师,就是私立学校的教师,如果想从事网络教学,只怕也是与校方共同的选择命题,不可能没有制约。安徽省退休老师汪代华认为,目前我国的“网络教学”还是个新事物,“网络教学”的管理还是个空白,基本处于散兵游勇的无序状态。网络教师队伍管理混乱,可能影响到“线下教育”的正常教学。应该尽快给网络教学立规矩,出台专门的相关。

  信阳师院宣传部朱四倍认为,不能把“在线教师”和“有偿补课”混为一谈,不能用补课现象泛滥的弊病来抹杀在线的优势。在线教育缩短与优秀教师接触的距离和空间、时间,可以在无形中打破学校与学校、地区与地区之间的教育差距,更何况,并不是每个在线老师一节课都能挣几千上万元,也有老师一节课只有十几个学生甚至几个学生购买,一个小时收入还不到十元钱。

  漯河市郾城区委老干部局张涛认为,存在即合理,不少学生热衷于上网购买课程,不只是因为其价格便宜。作为新形态的教学方式,在线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。首先是效率比较高,学生在线上课,看不懂的地方,可以随时回放去多听几遍。其次,很多人同一时间学,学氛好,有带动作用。此外,线上老师多,可以随时换老师,更换成本比较低。对“在线教师”一味喊打,未必能够取得好的效果,很可能让沦为空文。与其这样,倒不如正视和利用“在线教师”这种形式,积极探索建立公益化的在线平台,推动教育教学的创新。去年,西安市率先启动大学区优质教育资源共享平台。平台除了可以实时共享,还了390多门优质课,涵盖学前教育至高中各个学科,西安市130多万名中小学生凭借自己的学籍号和密码即可登录使用。这样的“在线教师”不仅可以帮助学生学习,还能够有效促进优质教育资源均衡覆盖,无疑是人们喜闻乐见的。